五阅五使

黄帝问于歧伯曰:余闻刺有五官五阅,以观五气。五气者,五藏之使也,五时之副也。愿闻其五使当安出?歧伯曰:五官者,五藏之阅也。黄帝曰:愿闻其所出,令可为常。歧伯曰:脉出于气口,色见于明堂,五色更出,以应五时,各如其常,经气入藏,必当治理。

帝曰:善。五色独决于明堂乎?歧伯曰:五官已辨,阙庭必张,乃立明堂,明堂广大,蕃蔽见外,方壁高基,引垂居外,五色乃治,平搏广大,寿中百岁,见此者,刺之必已,如是之人者,血气有馀,肌肉坚致,故可苦以针。

黄帝曰:愿闻五官。歧伯曰:鼻者,肺之官也;目者,肝之官也;口唇者,脾之官也;舌者,心之官也;耳者,肾之官也。

黄帝曰:以官何候?歧伯曰:以候五藏。故肺病者,喘息鼻张;肝病者,眦青;脾病者,唇黄;心病者,舌卷短,颧赤;肾病者,颧与颜黑。

黄帝曰:五脉安出,五色安见,其常色殆者如何?歧伯曰:五官不辨,阙庭不张,小其明堂,蕃蔽不见,又埤其墙,墙下无基,垂角去外。如是者,虽平常殆,况加疾哉。

黄帝曰:五色之见于明堂,以观五藏之气,左右高下,各有形乎?歧伯曰:藏府之在中也,各以次舍,左右上下,各如其度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