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伯

子曰:「泰伯,其可谓至德也已矣!三以天下让,民无得而称焉。」

子曰:「恭而无礼则劳,慎而无礼则葸,勇而无礼则乱,直而无礼则绞。君子笃于亲,则民兴于仁;故旧不遗,则民不偷。」

曾子有疾,召门弟子曰:「启予足!启予手!《诗》云『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』而今而后,吾知免夫!小子!」

曾子有疾,孟敬子问之。曾子言曰:「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;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君子所贵乎道者三:动容貌,斯远暴慢矣;正颜色,斯近信矣;出辞气,斯远鄙倍矣。笾豆之事,则有司存。」

曾子曰:「以能问于不能,以多问于寡;有若无,实若虚,犯而不校,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。」

曾子曰:「可以托六尺之孤,可以寄百里之命,临大节而不可夺也。君子人与?君子人也。」

曾子曰:「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」

子曰:「兴于诗,立于礼。成于乐。」

子曰:「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」

子曰:「好勇疾贫,乱也。人而不仁,疾之已甚,乱也。」

子曰:「如有周公之才之美,使骄且吝,其馀不足观也已。」

子曰:「三年学,不至于谷,不易得也。」

子曰:「笃信好学,守死善道。危邦不入,乱邦不居。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。邦有道,贫且贱焉,耻也;邦无道,富且贵焉,耻也。」

子曰:「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」

子曰:「师挚之始,关雎之乱,洋洋乎!盈耳哉。」

子曰:「狂而不直,侗而不愿,悾悾而不信,吾不知之矣。」

子曰:「学如不及,犹恐失之。」

子曰:「巍巍乎!舜禹之有天下也,而不与焉。」

子曰:「大哉,尧之为君也!巍巍乎!唯天为大,唯尧则之。荡荡乎!民无能名焉。巍巍乎!其有成功也;焕乎,其有文章!」

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。武王曰:「予有乱臣十人。」孔子曰:「才难,不其然乎?唐虞之际,于斯为盛。有妇人焉,九人而已。三分天下有其二,以服事殷。周之德,其可谓至德也已矣。」

子曰:「禹,吾无间然矣。菲饮食,而致孝乎鬼神;恶衣服,而致美乎黻冕;卑宫室,而尽力乎沟洫。禹,吾无间然矣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