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罕

子罕言利,与命,与仁。

达巷党人曰:「大哉孔子!博学而无所成名。」子闻之,谓门弟子曰:「吾何执?执御乎?执射乎?吾执御矣。」

子曰:「麻冕,礼也;今也纯,俭。吾从众。拜下,礼也;今拜乎上,泰也。虽违众,吾从下。」

子绝四: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。

子畏于匡。曰:「文王既没,文不在兹乎?天之将丧斯文也,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;天之未丧斯文也,匡人其如予何?」

大宰问于子贡曰:「夫子圣者与?何其多能也?」子贡曰:「固天纵之将圣,又多能也。」子闻之,曰:「大宰知我乎!吾少也贱,故多能鄙事。君子多乎哉?不多也。」

牢曰:「子云,『吾不试,故艺』。」

子曰:「吾有知乎哉?无知也。有鄙夫问于我,空空如也,我叩其两端而竭焉。」

子曰:「凤鸟不至,河不出图,吾已矣夫!」

子见齐衰者、冕衣裳者与瞽者,见之,虽少必作;过之,必趋。

颜渊喟然叹曰:「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;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。夫子循循然善诱人,博我以文,约我以礼。欲罢不能,既竭吾才,如有所立卓尔。虽欲从之,末由也已。」

子疾病,子路使门人为臣。病闲,曰:「久矣哉!由之行诈也,无臣而为有臣。吾谁欺?欺天乎?且予与其死于臣之手也,无宁死于二三子之手乎?且予纵不得大葬,予死于道路乎?」

子贡曰:「有美玉于斯,韫匵而藏诸?求善贾而沽诸?」子曰:「沽之哉!沽之哉!我待贾者也。」

子欲居九夷。或曰:「陋,如之何!」子曰:「君子居之,何陋之有?」

子曰:「吾自卫反鲁,然后乐正,雅颂各得其所。」

子曰:「出则事公卿,入则事父兄,丧事不敢不勉,不为酒困,何有于我哉?」

子在川上,曰:「逝者如斯夫!不舍昼夜。」

子曰:「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。」

子曰:「譬如为山,未成一篑,止,吾止也;譬如平地,虽覆一篑,进,吾往也。」

子曰:「语之而不惰者,其回也与!」

子谓颜渊,曰:「惜乎!吾见其进也,未见其止也。」

子曰:「苗而不秀者有矣夫!秀而不实者有矣夫!」

子曰:「后生可畏,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?四十、五十而无闻焉,斯亦不足畏也已。」

子曰:「法语之言,能无从乎?改之为贵。巽与之言,能无说乎?绎之为贵。说而不绎,从而不改,吾末如之何也已矣。」

子曰:「主忠信,毋友不如己者,过则勿惮改。」

子曰:「三军可夺帅也,匹夫不可夺志也。」

子曰:「衣敝縕袍,与衣狐貉者立,而不耻者,其由也与?『不忮不求,何用不臧?』」子路终身诵之。子曰:「是道也,何足以臧?」

子曰:「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雕也。」

子曰:「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。」

子曰:「可与共学,未可与适道;可与适道,未可与立;可与立,未可与权。」

「唐棣之华,偏其反而。岂不尔思?室是远而。」子曰:「未之思也,夫何远之有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