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灵公

卫灵公问陈于孔子。孔子对曰:「俎豆之事,则尝闻之矣;军旅之事,未之学也。」明日遂行。

在陈绝粮,从者病,莫能兴。子路愠见曰:「君子亦有穷乎?」子曰:「君子固穷,小人穷斯滥矣。」

子曰:「赐也,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?」对曰:「然,非与?」曰:「非也,予一以贯之。」

子曰:「由!知德者鲜矣。」

子曰:「无为而治者,其舜也与?夫何为哉,恭己正南面而已矣。」

子张问行。子曰:「言忠信,行笃敬,虽蛮貊之邦行矣;言不忠信,行不笃敬,虽州里行乎哉?立,则见其参于前也;在舆,则见其倚于衡也。夫然后行。」子张书诸绅。

子曰:「直哉史鱼!邦有道,如矢;邦无道,如矢。」君子哉蘧伯玉!邦有道,则仕;邦无道,则可卷而怀之。」

子曰:「可与言而不与之言,失人;不可与言而与之言,失言。知者不失人,亦不失言。」

子曰:「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」

子贡问为仁。子曰:「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居是邦也,事其大夫之贤者,友其士之仁者。」

颜渊问为邦。子曰:「行夏之时,乘殷之辂,服周之冕,乐则韶舞。放郑声,远佞人。郑声淫,佞人殆。」

子曰:「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」

子曰:「已矣乎!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。」

子曰:「臧文仲其窃位者与?知柳下惠之贤,而不与立也。」

子曰:「躬自厚而薄责于人,则远怨矣。」

子曰:「不曰『如之何如之何』者,吾末如之何也已矣。」

子曰:「群居终日,言不及义,好行小慧,难矣哉!」

子曰:「君子义以为质,礼以行之,孙以出之,信以成之。君子哉!」

子曰:「君子病无能焉,不病人之不己知也。」

子曰:「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。」

子曰:「君子求诸己,小人求诸人。」

子曰:「君子矜而不争,群而不党。」

子曰:「君子不以言举人,不以人废言。」

子贡问曰:「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?」子曰:「其恕乎!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」

子曰:「吾之于人也,谁毁谁誉?如有所誉者,其有所试矣。斯民也,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。」

子曰:「吾犹及史之阙文也,有马者借人乘之。今亡矣夫!」

子曰:「巧言乱德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」

子曰:「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。」

子曰:「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」

子曰:「过而不改,是谓过矣。」

子曰:「吾尝终日不食,终夜不寝,以思,无益,不如学也。」

子曰:「君子谋道不谋食。耕也,馁在其中矣;学也,禄在其中矣。君子忧道不忧贫。」

子曰:「知及之,仁不能守之;虽得之,必失之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。不庄以涖之,则民不敬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,庄以涖之。动之不以礼,未善也。」

子曰:「君子不可小知,而可大受也;小人不可大受,而可小知也。」

子曰:「民之于仁也,甚于水火。水火,吾见蹈而死者矣,未见蹈仁而死者也。」

子曰:「当仁不让于师。」

子曰:「君子贞而不谅。」

子曰:「事君,敬其事而后其食。」

子曰:「有教无类。」

子曰:「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」

子曰:「辞达而已矣。」

师冕见,及阶,子曰:「阶也。」及席,子曰:「席也。」皆坐,子告之曰:「某在斯,某在斯。」师冕出。子张问曰:「与师言之道与?」子曰:「然。固相师之道也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