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张

子张曰:「士见危致命,见得思义,祭思敬,丧思哀,其可已矣。」

子张曰:「执德不弘,信道不笃,焉能为有?焉能为亡?」

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。子张曰:「子夏云何?」对曰:「子夏曰:『可者与之,其不可者拒之。』」子张曰:「异乎吾所闻:君子尊贤而容众,嘉善而矜不能。我之大贤与,于人何所不容?我之不贤与,人将拒我,如之何其拒人也?」

子夏曰:「虽小道,必有可观者焉;致远恐泥,是以君子不为也。」

子夏曰:「日知其所亡,月无忘其所能,可谓好学也已矣。」

子夏曰:「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。」

子夏曰:「百工居肆以成其事,君子学以致其道。」

子夏曰:「小人之过也必文。」

子夏曰:「君子有三变:望之俨然,即之也温,听其言也厉。」

子夏曰:「君子信而后劳其民,未信则以为厉己也;信而后谏,未信则以为谤己也。」

子夏曰:「大德不逾闲,小德出入可也。」

子游曰:「子夏之门人小子,当洒扫、应对、进退,则可矣。抑末也,本之则无。如之何?」子夏闻之曰:「噫!言游过矣!君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后倦焉?譬诸草木,区以别矣。君子之道,焉可诬也?有始有卒者,其惟圣人乎!」

子夏曰:「仕而优则学,学而优则仕。」

子游曰:「丧致乎哀而止。」

子游曰:「吾友张也,为难能也。然而未仁。」

曾子曰:「堂堂乎张也,难与并为仁矣。」

曾子曰:「吾闻诸夫子:人未有自致者也,必也亲丧乎!」

曾子曰:「吾闻诸夫子:孟庄子之孝也,其他可能也;其不改父之臣,与父之政,是难能也。」

孟氏使阳肤为士师,问于曾子。曾子曰:「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。如得其情,则哀矜而勿喜。」

子贡曰:「纣之不善,不如是之甚也。是以君子恶居下流,天下之恶皆归焉。」

子贡曰:「君子之过也,如日月之食焉:过也,人皆见之;更也,人皆仰之。」

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:「仲尼焉学?」子贡曰:「文武之道,未坠于地,在人。贤者识其大者,不贤者识其小者,莫不有文武之道焉。夫子焉不学?而亦何常师之有?」

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,曰:「子贡贤于仲尼。」子服景伯以告子贡。子贡曰:「譬之宫墙,赐之墙也及肩,窥见室家之好。夫子之墙数仞,不得其门而入,不见宗庙之美,百官之富。得其门者或寡矣。夫子之云,不亦宜乎!」

叔孙武叔毁仲尼。子贡曰:「无以为也,仲尼不可毁也。他人之贤者,丘陵也,犹可逾也;仲尼,日月也,无得而逾焉。人虽欲自绝,其何伤于日月乎?多见其不知量也!」

陈子禽谓子贡曰:「子为恭也,仲尼岂贤于子乎?」子贡曰:「君子一言以为知,一言以为不知,言不可不慎也。夫子之不可及也,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。夫子之得邦家者,所谓立之斯立,道之斯行,绥之斯来,动之斯和。其生也荣,其死也哀,如之何其可及也。」